<track id="eqz0n"></track><tr id="eqz0n"><code id="eqz0n"><form id="eqz0n"></form></code></tr>

    <acronym id="eqz0n"><th id="eqz0n"><rt id="eqz0n"></rt></th></acronym>

    1. <tr id="eqz0n"></tr>

      首頁 > 將進酒Bar > 正文

      成名需要幾步?“網紅”朱熹“封圣”三部曲

      2022-11-25 19:50 來源: 中國財富網????? ? 作者:九公子的湯 0

      分享至

      微信掃一掃: 分享

      微信里點“發現”,掃一下

      二維碼便可將本文分享至朋友圈。

      公元1167年,斑駁秋色撫摸著古邑醴陵,全國各地的粉絲正聞訊從四面八方趕到這里。淥江書院迎來一場聲勢浩大的高峰論壇,南宋理學派兩大絕世高手將在此進行一場學術對決。

      小商小販瞅準商機,在門口擺起茶水攤和一些吃食,做起了流量生意。人們磕著瓜子喝著茶,期待著這場曠世辯論賽。

      自宋立朝以來,市民社會悄然萌芽,文學大V總能獲得粉絲的瘋狂追捧。江湖告示滿天飛,極力渲染此次“會講”:一位是額有七星痣的南宋理學掌門人朱熹,一位同樣是南宋著名理學家、湖湘學派的一代學宗“高富帥”張栻,兩位理學界青年才俊“華山論劍”將在此見分曉。

      這一場對決,千年之后仍被學術界津津樂道,也讓朱熹一戰成名。

      1.png

      成名需要幾步?如果可以靠各種網絡平臺獻藝,或者講講段子、出出丑就能收獲大量粉絲,那朱熹可能不用等到18歲。

      “愛豆”朱熹天賦不明顯,長相不出眾,怎么辦?只能先拼爹。

      朱熹的父親朱松那可是一個非常牛的人物。朱松的官當得不大,只做過縣尉(相當于縣公安局長)、著作郎、吏部郎,但他卻敢反抗當時權勢熏天的秦檜。

      早在朱熹八歲那年,朱松在首都臨安(浙江省杭州市)謀了一個官職,便帶著朱熹去了趟首都。

      (來源:攝圖網)

      大城市的繁華及學術的繁榮讓朱熹大開眼界,朱松先是帶著朱熹拜刑部侍郎楊由義為師,繼續學習儒學。接著又介紹他學習史學家司馬光的《居家雜儀》。在都城,朱熹還見到了程顥、程頤兄弟,也就是宋明理學的開創者。

      剛上小學的年紀,別人還在學abc,朱熹已經開始準備雅思的考試,在起跑線上,他已遠遠超過同齡人。

      因為反對南宋對金的求和,朱松被秦檜貶黜出京。俗話說得好,“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一氣之下朱松把官一辭,真的回家種起了紅薯。

      消息傳的很快,當地的土豪、縣長、名流甚至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說書人都要來看看,一個放棄官位寧愿當老百姓的人到底長啥樣,是不是跟小說里的一樣濃眉大眼、天庭飽滿。

      小小的院子每天擠滿了慕名拜訪的人,朱松的“朋友圈”為朱熹以后在老家建安(今福建省建甌市)的立足、發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朱松所有的業余時間全部用來研究“二程”(程顥、程頤),經常應邀到各地講學。朱熹的儒學基礎全有賴于朱松及其“朋友圈”,自小耳濡目染的朱熹骨子里就浸潤著儒家文化,起點就是父親朱松這位大儒的肩膀。不過朱松肯定也沒有想到,兒子朱熹會成為繼孔子、孟子之后最著名的儒學宗師。

      宋、明、清三代所有皇帝,都得叫他一聲老師。

      2.png

      據說與張栻那場辯論賽,斷斷續續持續了將近兩個月,從落葉滿城到白雪皚皚。針對《中庸》中關于“中和”的學說,兩人對先天道德本體和后天道德心理的哲學關系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兩人分庭抗禮,座下學子千人,場面十分壯觀,來聽講的人絡繹不絕,車水馬龍,導致書院門前“飲池水立竭”。

      這場論戰后,朱熹與張栻成為了好友。兩人攜手同游,邊游覽風景,邊繼續討論哲學話題。

      在登臨祝融峰的時候,朱熹與張栻把酒言歡,豪情滿懷,留下《醉下祝融峰作》:

      3.png


      (來源:攝圖網)

      盡管19歲就中了進士,可朱熹做官的時間還沒有他跟人隔空論戰的時間長。有寫信互相罵的,實在不過癮就約一架,當面吵。

      于是在跟張栻“會講”之后,又約了中國文化史上最著名的一次辯論——鵝湖之辯。

      此時的朱熹拜李侗為師,深度學習“二程理學”,已經是南宋著名的理學權威。

      別人是工作的閑暇之余看看書寫寫文章,朱熹是看書寫文章的業余做做官。他一生歷任高宗、孝宗、光宗、寧宗四朝,但做實質的官職也就9年左右。

      沒有官職的四十多年里,或者說是朱熹厭倦了官場而一再辭官,將精力全部放在研究儒家文化上,以及去找別人論戰的路上。

      “鵝湖之辯”的反方辯論選手陸九淵,是影響廣泛的儒學家之一,但他主張“心即理”的唯心思想與朱熹的學術觀點是完全沖突的。

      地點:鵝湖

      環境:水光瀲滟,山色清透

      天氣:多云轉晴

      議題:在怎樣成就一個圣人的問題上,究竟是先讀書?還是先立志?

      正方選手朱熹:要成為圣人,就要先讀書,泛觀博覽,做到博聞多識,然后再分析歸納,提高自己的認知,就是所謂的“格物致知”。沒有深厚的知識積累,就不能融匯貫通。

      反方選手陸九淵:要成為圣人,就要先發明人的本心,立心才能明理,而后使之博覽。若沒有立心明志,讀書再多也是虛妄空乏。

      朱熹:自信太過,規模窄狹。你們的學問將會流于非主流,還不自知,真是幼稚可笑。

      陸九淵:那你能告訴我堯、舜之前可曾讀過什么書么?他們不還是照樣成為后世稱頌的先賢。

      朱熹想了想,憋紅了臉也沒答上來,把袖子一甩氣呼呼的走了。

      兩人激辯了三天,最后誰也沒有說服誰。但對于中國的哲學史來說,這場辯論收獲十分豐富,為以后的學術爭鳴與學術會講開了先河。

      (來源:攝圖網)

      兩戰成名,朱熹把官一辭便開始全國“巡演”,除了隱居寫書,便是四處講學,宣揚自己的理學思想體系。他的理學派學子也越來越多,越發壯大。

      48歲的朱熹迎來了思想的巔峰,接連推出《論孟集注》《詩集傳》《周易本義》三本最重要的經解著作?!墩撁霞ⅰ肥侵祆渥钪匾拇碜髦?,它全面闡發了朱熹整體的思想,以及他對《論語》《孟子》的理解,成為義理學派的典范作品。《詩集傳》一洗千百年諸家穿鑿的錯誤。

      朱熹隱居二十年的生活,以這三本書的問世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標志著朱熹歷經中年治學之后的思想成熟。

      4.png

      人民教育家朱熹不僅喜歡講學,也喜歡建學校。

      “中國古代四大書院”白鹿洞書院、岳麓書院、應天書院、嵩陽書院,其中就有兩家是經過朱熹重建擴大復興起來的。

      1179年,朱熹出任知南康軍時,發現了荒廢已久的白鹿洞書院。眼看著昔日名滿天下的白鹿洞書院破敗不堪,朱熹心中很不落忍。

      但是重建書院是一件耗時耗財耗力的事情,光憑他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

      朱熹一面連續上書朝廷尋求財政撥款,一面派人著手籌措興復書院的相關事宜。但是,向朝廷呈報的計劃與設想均石沉大海,并未得到當局的支持,相反卻“朝野喧傳以為怪事”。幸好,朱熹沒有放棄,學人的執著使朱熹堅持進行白鹿洞書院的復建工作。修建院房,籌措院田,聚書延師,設課招生。

      淳熙七年(1180年)三月,白鹿洞書院終于初步修復,他率領軍縣官吏、書院師生赴書院,祭祀先師先圣,舉行開學典禮。這場朱熹與白鹿洞書院的際會,也使得白鹿洞書院從此真正步入了輝煌。

      書院初步恢復后,朱熹又運用私人關系,請了一大批真正有學問的大儒出山教學,這些朋友很多都跟朱熹有過論戰,比如心學大家陸九淵,盡管當時朱熹被他氣到臉紅脖子粗,但最終還是被朱熹邀請到白鹿洞書院講學。

      朱熹甚至將陸九淵關于“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等論述鐫刻入石,足見心胸之寬廣,學術之開放。

      同時,朱熹還懇請皇帝為白鹿洞書院寫下了牌匾。這樣一來,有了御賜招牌,這所學校很快便被天下的學者當作求學的圣地。

      朱熹教學非常嚴格,耐心地為學生講授《大學》《論語》等書。上完課后,第二天還要以抽問的方式督促學生們復習。

      值得一提的是,朱熹制定了白鹿洞書院校規。這一校規成為了南宋之后中國封建社會七百多年書院辦學的基本規范,也成為中國教育史上最早的典章制度之一。

      朱熹的師名出了“圈”,傳進了皇宮。

      自魏晉南北朝以來孔孟之道逐漸邊緣化,佛教思想盛行。簡而言之就是大家一心期待下輩子,活在對極樂世界的向往中,生活中開始“擺爛”,這對于統治者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畫出的大餅沒人信,就管不住人啊。

      想要重塑穩定的社會價值觀,實現穩定和團結,還是要靠更加積極入世的儒家思想。

      于是朱熹被宋寧宗召進了宮,當起了皇帝的老師,坐上了一個老師最光榮的職位。

      但這個巔峰時刻也為朱熹埋下了禍根。

      盡管學生的角色換成了皇帝,可朱熹依舊按照自己一貫的嚴格做派,完全沒有任何特殊對待。

      本來皇帝就很煩這樣的“老古板”,朱熹又希望通過給他灌輸“君德”能夠限制君權的濫用。沒有人愿意天天聽別人在耳邊念叨“要克制自己的欲望”,更何況是坐擁天下的皇帝。宋寧宗對朱熹十分不滿:這個老師管得太寬了。

      正好借著黨爭,宋寧宗順勢就把朱熹貶出宮門,此時的他已近遲暮。

      果然朱熹不適合當官。

      講學立道一生,朱熹寫了70余部600多卷2000多萬字的著作,創立、修葺書院20多所,門生達千人。朱熹是理學集大成者,作為唯一非孔子親傳弟子而享祀孔廟者,被后世尊稱“朱子”,他的理學成為元、明、清三朝的官方哲學。

      (來源:攝圖網)

      朱熹成功創新了中華傳統文化,讓四書五經不僅成為政治指導思想,也成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人生指導思想,在人生問題上提出了既適合客觀需要又能為普通百姓所接受的思想。朱熹在儒學發展過程中的承前啟后,讓儒學思想勃發新的生機,儒學文脈得以順應時代變化傳承至今。

      在理學探索之間,朱熹、張栻、周敦頤等理學“巨鱷”普遍愛酒。蓋因為酒文化與文脈相佐,酒可賦予他們創作靈感,而這些“文化人”又對美酒及酒文化的流傳與發揚起了重要作用。比如位于西南一隅的五糧液,先后經由唐代“詩圣”杜甫與宋代大詩人黃庭堅詩歌的頌揚而興于全國,經過千年發展傳承至今,始終陪伴著人們的和美生活。朱熹也是愛酒之人,曾吟出“白酒頻斟當啜茶,何妨一醉野人家”。朱熹與五糧液,一個豐盈人民思想,一個妝點大眾生活,浸入中華傳統文化中,傳承不朽,成為累世瑰寶。

      朱熹的一生,對得起辛棄疾所評價的“所不朽者,垂萬世名,孰謂生死,凜凜猶生”。


      執筆:胡長虹

      統籌:李耀威 閆梅

      編輯:謝玥

      監制:雨天


      責任編輯:閆梅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A级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亚洲亚洲人成网站77777,夜夜天天噜狠狠爱2019,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视频